澳门皇冠844网站

 

学问交大

【经典悦读】聂莉:诗酒趁年华——读《诗经》有感

来源:茅以升学院    日期:2014/4/4 9:52:00    点击数:7010

 

 一个人,一本书,一杯茶,一帘梦。有时候,寂寞也这般令人心动,闲暇时,我总喜欢捧起一卷书籍,独倚幽窗,任凭凉风拂过散着淡淡墨香而微黄的书页,烟雨洇漫尘封在书卷里的词章和故事。然后,凭栏远眺,细细品茗如水的星光和浩瀚的文学带给我的感动。诗酒要趁年华。

  ——题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“大家之作,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,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,其辞脱口而出,无矫揉装束之态。以其所见者真,所知者深也。”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如是说。纵观《诗经》,那如莲的清新之气便迎面扑来。每一首都是一支美到极致,真到极致的歌,他们泅过历史的河流,绽放在光阴深处。

《桃夭》——简单到极致的美

  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桃之夭夭,有焚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”

  茂密葱绿的桃叶,璨羞红霞的桃花,桃树下的姑娘要出嫁。这首简单朴实的歌,唱出了女子出嫁时对婚姻生活的希翼和憧憬,用桃树的枝叶茂盛、果实累累来比喻婚姻生活的幸福美满。没有浓墨重彩,没有夸张铺垫,有的只是平平淡淡。时光微凉,那场远去的往事被春水浸泡,秋风吹拂,早已洗去铅华,唯留下清绝明净。

  它就像大家现在熟悉的、谁都能唱的《童年》、《同桌的你》、《江南》一类的歌。而其魅力恰恰就在这里。因为它符合天地间一个基本的道理:简单的就是好的。生活本就应如夏花绚烂简单到极致。

  正如女子化妆,粉黛轻施的淡妆总有无穷的神韵,巧遮微瑕,清新自然。而浓妆艳抹,厚粉浓膏,不仅艳俗,而且拒人于千里之外,让人疑心厚重的脂粉底下有多少真实的货色,或许卸下妆来是半老徐娘,满脸雀斑也不一定。

简单是质朴,是真实,是实在,是亲切,是萦绕心间不能忘却的情思;而刻意修饰却是媚俗,是虚伪,是浮泛,是浅薄,是令人生厌,这就是古人常说的恶俗。

都说世相迷离,大家常常在如三千凡尘中迷失了自己,凡尘缭绕的烟火总是呛得你我不敢自由呼吸。千帆过尽,回首当年,那份纯净的梦想与坚持早已渐行渐远,岁月留下的,只是满目荒凉。其实大家不如回归到简单最初。一席明月,两袖清风,以一颗纯粹之心活在红尘之间。因为在成长的过程中,大家总免不了经历离合悲欢,就像阴晴圆缺,有如潮起潮落。而流光也从来不会多情地将人照料,所以大家要学会迁就时光的漠然,活得纯粹,坦荡。

所谓心静则国土静,心动则万象动。真正的自在是知晓得失从缘,懂得随遇而安。唯有活得简单才能活得幸福。

《硕 人》——千古绝唱颂美人

齐侯之子,卫侯之妻。东宫之妹,邢侯之姨,谭公维私。

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。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。螓首蛾眉,

巧笑倩兮,美国盼兮。硕人敖敖,说于农郊。四牡有骄,

朱鲼镳镳。翟怫以朝,大夫夙退,无使君劳。河水洋洋,

北流活活。施罟霍霍,澶鲔发发。葭锬揭揭,庶姜孽孽。

这首诗是写庄公夫人庄姜初嫁,盛赞夫人美丽绝伦。

纵览中国千百年诗歌,写女子之美者,唯此诗堪称千古绝唱,盖世无双!虽然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审美标准,比如汉代以纤巧轻盈为美,唐代以丰腴卓约为美,现代大家以健康活力为美。但是大家敬畏和爱慕美的心情却始终如一。

之于我,美是便一种奇迹,是一种财富,也是艺术灵感和想象力的源泉。古往今来的艺术作品,很少是同美丽无关的。即使是像波德莱尔的《恶之花》那样竭力渲染丑恶,而它依然也是美丽开出的花朵。“无名的日子的感触,攀缘在我的心上,正象那绿色的苔藓,攀缘在老树的周身。”,“远远去了的夏之音乐,遨游于秋间,寻求它的旧垒。”,“沉默蕴蓄着语声,正如鸟巢拥围着睡鸟。”,“夜之黑暗是一只口袋,迸出黎明的金光。”……而翻卷泰戈尔的《园丁集》,这些诗句就像舞动的精灵,带来隽永清秀之美。          

我又莫名地想起了那个被季节封存在四月天的林徽因,窗外的柳絮做她的萍客,梁间的燕子做她的邻伴,梦中的白莲做她的知己,这是何等的轻灵和鲜妍。林徽因是个美丽如蝶的女子,徐志摩为她徜徉在康桥,深情地等待一场旧梦可以归来。梁思成与她携手走过千山万水,为完成使命而相约白头。金岳霖为她终身不娶,痴心不改地守候一世。而她的才情也惊艳世人:

你是人间的四月天

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;

笑响点亮了四面风;轻灵

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。

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,

黄昏吹着风的软,星子在

无意中闪,细雨点洒在花前。

那轻,那娉婷,你是,鲜妍

百花的冠冕你戴着,你是

天真,庄严,你是夜夜的月圆。

雪化后那片鹅黄,你像;新鲜

初放芽的绿,你是;柔嫩喜悦

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。

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,是燕在梁间呢喃,

你是爱,是暖,是希翼,你是人间的四月天!

她写下的这篇《你是人间的四月天》,用她轻灵柔美的文字,逼迫大家不敢老去。她就像一位多情少女,在芳菲的四月咏唱人间最美的诗篇。纵然那些迟暮之龄的人读了这首诗也觉青春重现,相信而那些丢失在过往风中的爱情可再次寻回,在枯树上会看到春满华枝,在无边的黑夜总能寻觅到星海月舟。

总之,她的一生就是一段清丽的小诗。

朋友啊,若你到了有着荷风斜雨,黛瓦白墙,青石小巷,乌篷梭舟的江南。莫急着去寻那打着油纸伞,像丁香一样结着忧怨的姑娘。请为我折一枝绿柳吧,插在老旧的白瓷瓶里,托燕儿捎回。因为我相信,这小小的瓷瓶便可装载整个春天,那个素净的女子许诺了大家一段永远青翠的回忆。

绿衣——永恒的招魂曲

绿兮衣兮,绿衣黄里。心之忧矣,曷维其已。绿兮衣兮,绿衣黄裳。

心之忧矣,曷维其亡。绿兮丝兮,女所治兮。我思古人,俾无訧兮。

絺兮綌兮,凄其以风。我思古人,实获我心。

   “绿外衣啊绿外衣,绿外衣里是黄衣。心忧伤啊心优伤,忧伤何时才停止?绿外衣啊绿外衣,绿衣下面是黄裳。心忧伤啊心忧伤,忧伤何时才淡忘?绿色丝啊绿色丝,丝丝缕缕是你织。我心思念已亡人,使我不要有过失!细葛布啊粗葛布,寒风吹拂凉凄凄。我心思念已亡人,你仍牢牢系我心。”

这是何等凄美的场景。“忧思在我的心里平静下去,正如暮色降临在寂静的山林中。”(泰戈尔《园丁集》)斯人已去,此情却在。睹物思人,黯然神伤。两情殷殷,永驻心间。时间和空间都难以永恒,惟有经过时空淘汰而积淀在心灵深处的情思,可以留下岁月的踪迹。

然而,悼亡在今天,却成了过时的古典情怀。变幻太快的信息,匆匆的生活节奏,令人眼花缘乱的花花世界,早已把大家的心灵打磨得粗糙,迟钝,轻浮,疲惫,麻木。太多的诱惑,太多的欲望,连神都快要忍耐不住了,更何况大家凡胎肉体的俗人!大家一边自欺欺人,一边裹挟着物欲、情欲,在物质的漩涡中作自由落体式的堕落。

当灵魂在欲望中无限膨胀之时,剩下的便是个空壳,再也没有任何内涵,也再容不下任何关于真善美的内容,于是大家便开始拒绝思考,如行尸走肉般的生存。

 “魂兮归来。”这是纯真的心灵的呼唤。斯人虽已去,但天堂之中是会回应这旷古的呼唤的。天堂虽然遥不可及,但大家的心灵却是指向它的。有了这种指向,生命之舟才有了泊锚之所,不再随波逐流,四处游荡。

悼亡在心灵中筑起一座神圣的殿堂,把生命中最真诚、最可贵、最理想的一切供奉起来。对这一切的祭奠,也就为心灵本身建造了一座丰碑,一个路标。

当人被变成一个没有生命、没有灵魂、没有自我的冷冰冰的螺丝钉的时候,当人被变成孔方兄和物欲的奴隶的时候,怎还会有招魂曲,剩下的只是单调刺耳的机器的轰鸣,以及红男绿女的嘻哈打闹声。

 大家常说,人到世上是来讨债还债的,讨完了,还清了,就会离开。生命会如此长短不一,会有生离死别,这些都是命定的悲感,大家无可逆转,也不可挽回。而且人间许多情事其实只是时光撒下的谎言,只是大家愿意为一个谎言执迷不悔,甚至追忆一生。如果相遇真的是一场美丽的错误,那就无需乞求谁的原谅。在风尘起落的日子里,让大家愿生者安静,死者安息。

人只有将寂寞坐断,才可以重拾喧闹;把悲伤过尽,才可以重见欢颜;把苦涩尝遍,就会自然回甘。信了这些,就可以更坦然地面对人生沟壑,走过四季风霜。言者随意,但生命毕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每一寸时光都要自己亲历,每一杯雨露都要自己亲尝。所以,亲爱的朋友们,请为自己觅一席清净之地,就像梭罗寻一瓦登湖,然后把深邃的灵魂润浸在澄澈的湖水中,获得祥和幸福。

所谓诗酒趁年华,就是让大家趁着青春年少时秉着骄傲和血性去窥探,挑战,在这世界历练,受伤,在重新出发。因为像大家这样的孩子或许只拥着平凡的出生和平凡的成长。但是一路上梦想,信念,抗争,忧伤会击出不停息的鼓点,为青春赞扬,即使大家终将幻灭成灰烬飞扬之后沉沉落下,那也不失华丽和悲壮过。

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发现窗外有着明媚的冬阳,灿若霓裳。想起那些在记忆深处飘荡的光斑,撒遍暗处的空白。如同不听话的孩子一般,掀起还未开场的戏剧的帷幕,虔诚又调皮地窥视人生的悲喜。阅读着这些时空滤下的经典,听他们伟大灵魂的礼赞,幸福像紫罗兰静静绽放。


编辑自画像:

聂莉,茅以升学院2012级2班。

本人,工科女一枚,奇葩一朵。时而张扬,时而内敛,天马行空,奇思怪想,我喜欢徜徉文学的海洋里,也喜欢攀登思维的殿堂,还喜欢信步音乐的国度,我就是这古灵精怪,独一无二。

编辑:聂莉     责任编辑:资讯中心

[澳门皇冠844网站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]
[打印本页]     [资讯纠错]     [关闭窗口]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